诗词大全

唐诗

宋词

元曲

诗人

诗经

古诗词

  您现在的位置: 诗词大全网 >> 杜甫 >> 诗圣杜甫网 >> 正文
上一篇:   下一篇:
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骊山温汤之东有龙湫
作者:诗圣杜甫网     更新时间:2019/3/19 16:27:42
载入中…
 
东山气鸿濛,宫殿居上头。君来必十月,树羽临九州。
阴火煮玉泉,喷薄涨岩幽。有时浴赤日,光抱空中楼。
阆风入辙迹,旷原延冥搜。沸天万乘动,观水百丈湫。
幽灵斯可佳,王命官属休。初闻龙用壮,擘石摧林丘。
中夜窟宅改,移因风雨秋。倒悬瑶池影,屈注苍江流。
味如甘露浆,挥弄滑且柔。翠旗澹偃蹇,云车纷少留。
箫鼓荡四溟,异香泱漭浮。鲛人献微绡,曾祝沈豪牛。
百祥奔盛明,古先莫能俦。坡陀金虾蟆,出见盖有由。
至尊顾之笑,王母不肯收。复归虚无底,化作长黄虬。
飘飘青琐郎,文彩珊瑚钩。浩歌渌水曲,清绝听者愁。   安禄山反,在天宝十四载十一月,此诗当是其年十月作。此时反信未至,而逆迹已萌,观篇中虾蟆长虬可见,依梁编为是。同,和也。灵湫,水池名。《杜臆》:题主汤东之灵湫,非咏汤泉也。故篇中详叙湫之改移,与龙之灵怪,而汤泉只阴火数语,以引起灵湫。

  东山气濛鸿①,宫殿居上头②。君来必十月③,树羽临九州④,阴火煮玉泉⑤,喷薄涨岩幽⑥。有时浴赤日⑦,光抱空中楼⑧。

  (首叙驾幸骊山。阴火以下,志汤泉胜景。祭龙有期,故来必十月。山势最高,故下临九州。阴火,言泉之温。喷薄,言泉之涌。天子所浴,故比之赤日也。)

  ①东山即骊山。《述征记》:长安东则骊山,西则白虎源。《淮南子》:未有天地之时,濛鸿澒洞,莫知其门,【赵注】气濛鸿,山形如蒙云雾也。②《唐书》:骊山宫,贞观十八年置,咸亨二年始名温泉宫,天宝十载改曰华清宫。治汤井为池,环山列宫室。《后汉·顺帝纪》:修饰宫殿。古乐府:“夫婿居上头。”③《长安志》:开元后,帝每岁十月幸温汤,岁尽而归。④《诗》“设业设虡,崇牙树羽。”树羽,立羽藻盖也。《禹贡》:“九州攸同。”⑤《海赋》:“阳冰不治,阴火潜然。”《博物志》:凡水源有硫黄,其泉则温,故云:阴火若煮。杨慎曰:《易》:“泽中有火。”《素问》:“泽有阳焰。”注:“阳焰,如火烟腾腾而起于水面者是也。”盖泽有阳焰,乃山气通泽,山有阴霭,乃泽气通山。唐顾况《使新罗》诗“阴火螟潜浇”是也。陆机诗:“玉泉涌微澜。”⑥《吴都赋》:“喷薄沸腾。”⑦《山海经》:“出于旸谷,浴于咸池。”黄希曰:开元十四年十二月乙巳,日色赤如赭。何逊诗:“赤日下城闉。”⑧陶潜诗:“荡荡空中景。”《长安志》:骊山有观风楼、羯鼓楼。

  阆风入辙迹①,旷原延冥搜②。沸天万乘动③,观水百丈湫④。幽灵斯可怪,王命官属休⑤。初闻龙用壮⑥,擘石摧林丘⑦。中夜窟宅改⑧,移因风雨秋⑨。倒悬瑶池影⑩,屈注沧江流(11)。味如甘露浆(12),挥弄滑且柔(13)。

  (此记驻跸灵湫。初闻以下,志湫龙神异,及湫水之洁清。阆风旷原,借讽荒游。屈万乘之尊,而往祀灵湫,事近矫诬,故曰可怪。倒影,谓宫殿下映。屈注,谓众水奔赴。)
①《大人赋》:“登阆风而遥集。”《十洲记》:昆仑三角,其一角正北曰阆风巅,其一角正西名曰玄武堂,其一角正东名曰昆仑宫。颜延之诗:周御穷辙迹。”赵曰:周穆王欲车辙马迹遍天下。②《穆天子传》:自群玉之山以西,至于西王母之邦,三千里。自西王母之邦,北至于旷原之野,飞鸟之所解羽,千有九百里。宗周至于大旷原,万四千里。冥搜,见慈恩寺诗。③《东征赋》:“旌旗拂天。”《芜城赋》:“歌吹沸天。”万乘动则轰然有声,当作沸天。赵岐《孟子注》:兵车万乘,谓天子也。④《孟子》:“观水有术。”《长安志》:泠水,一曰零水,在临潼县东三十五里,亦曰百丈水。赵曰:《水经注》:泠水南出浮胏山,浮胏山,乃骊山之麓也。沈约诗:“百丈注悬淙。”扬雄《蜀都赋》:“火井龙湫。”⑤《杜臆》:官属休,谓休沐以致祭。《汉书·郑当时传》:其推毂士乃官属丞吏。《穆天子传》:天子以寒之故,命王属休。⑥初闻,追叙昔闻也。《易·大壮》:“小人用壮。”⑦谢惠连诗:“落雪洒林丘。”⑧曹植诗:“中夜指星辰。”《江赋》:“瑰奇之所窟宅。”⑨【钱笺】《长安志》:汤泉水,在汉阴盘故城东门外,去昭应十五里。贞观中,乘舆将自东门入,时水暴涨平岸,见物状如豬,当土门卧,命有司致祭,其物起向北,因失所在。开元八年冬,乘舆自南入,至半城,黑风从东北角起,倏忽满城,从官相失。上策马逾城,下至渭川,去气稍解,怅然还宫。时翰林学士王翰作《答客问》上之。词曰:“龙跃汤泉云渐回,龙飞香殿气还来。龙潜龙见云皆应,天道常然何问哉。”《剧谈录》:咸通九年春,华阴县南十余里,一夕风雨暴作,有龙移湫,自远而至。先是厓垅高来,无贮水之所。此夕迥从数丈小山,自东西直亘南北。峰峦草树,一无所伤,碧波回塘,湛若疏凿。⑩《天台赋》:“或倒影于重溟。”庐山道人《游石门诗序》:“流光回照,则众山倒影。”瑶池,见慈恩寺诗。(11)《水经注》:屈而北注。谢朓诗:“回瞰沧江流。”(12)《晋·五行志》:《御路杨歌》:“汝非皇太子,那得甘露浆。”(13)《江赋》:“挥弄洒珠。”《内则》:“甘旨柔滑。”

  翠旗澹偃蹇①,云车纷少留②。箫鼓荡四溟③,异香泱漭浮④。鲛人献微绡⑤,曾祝沉豪牛⑥。百祥奔盛明⑦,古先莫能俦⑧。坡陀金虾蟆,出见盖有由⑨。至尊顾之笑⑩,王母不遣收(11)。复归虚无底,化作长黄虬(12)。

  (此记亲祀灵湫。百祥以下,借虾蟆咎征,而患长虬之不测。吴论:翠旗云车,羽卫迟留也。箫鼓异香,贡绡深牛,祀典丰洁也。梦弼曰:杨国忠言禄山必反,曰:“陛下试召之,必不来。”禄山闻命即至,见上于华清宫。此禄山谒见之由,故曰:“坡陀金虾蟆,出见盖有由。”上由是益亲信禄山,国忠之言不能入。太子亦知禄山必反,言之不听。虽国忠欲收禄山,贵妃必不肯,故曰:“至尊顾之笑,王母不肯收。”续遣归范阳,禄山遂反。岂非“复归虚无底,化作长黄虬”乎?【朱注】虚无底,即湫水也。归虚无而化黄虬,言禄山之势已成,犹豬龙而僣拟真龙也。其忧乱之意,情见乎词矣。)

  ①《上林赋》:“建翠华之旗。”注:“翠羽为旗上藻也。”《长门赋》:“澹偃蹇而待曙兮。”李奇注:“澹,犹动也。”又《七发》:“旌旗偃蹇。”《广雅》:“偃蹇,夭矫也。”②《楚辞》:“乘回风兮载云车。”《北征赋》:“曾不得乎少留。”③颜延之诗:“笳鼓震溟州。”张协诗:“雨足洒四溟。”④梁武帝《忏序》:“宫内闻异香馥郁。”《上林赋》:“过乎泱漭之野。”⑤任昉《述异记》:鲛人,即泉先也,又名泉客。南海出鲛绡纱,泉先潜织,一名龙纱,其价百余金,以为服,入水不濡。《吴都赋》:“泉室潜织而卷绡。”注云:“鲛人织轻绡于泉室以卖之。”梦弼曰:献绡以为币,沉牛以为牲也。⑥《穆天子传》:天子大朝于燕然之山,奉壁南面,曾祝佐之,祝沉牛马豕羊。注:“曾,犹重也。祝,谓祝史。”《汉书·郊祀志》:祝谓言祭祝之赞词者。《穆天子传》:文山之人归遗,乃献良马十四驷,天子与之豪马、豪牛、厖狗、豪羊,以三十祭文山。注:“豪,犹髭也。”⑦《书》:“作善降之百祥。”扬雄《解嘲》:“遭盛明之世。”⑧《吴都赋》:“古先帝代。”⑨坡陀,注见三卷。《埤雅》:“虾蟆一名蟾蜍,或作詹诸。”张衡《灵宪》:“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嫦娥窃之奔月,是为蟾蜍。”陆倕《漏刻铭》:“灵虬承注,阴虫吐噏。”李翰曰:“阴虫,虾蟆也。”潘鸿曰:按《五行志》:神龙中,渭水有虾蟆,大如鼎,里人聚观,数日而失。此韦后时事。“坡陀金虾蟆”,盖其类也。禄山浊乱宫闱,故有此应,可与翟泉鹅出,同类并观,故曰:“出见盖有由。”又载虾蟆色如金,或云:骊山上有古碑载之。蔡曰:《西阳杂俎》:长庆中,有人见月光属于林中,如疋布,寻视之,见一金背虾蟆,疑自月中者。《北史·源师传》:真龙出见。陆机诗:“于今知有由。”⑩《过秦论》:“履至尊而制六合。”《诗》:“顾我则笑。”(11)【钱笺】唐人多以王母比贵妃。刘禹锡诗:“仙心从此在瑶池,三清八景相追随。”王建诗:“武皇自送西王母,新换霓裳月色裾。”公诗亦云:“惜哉瑶池饮。”又曰:“落日留王母。”《诗》:“此宜无罪,汝反收之。”注:“收,拘也。”此诗收字所本。(12)《玉篇》:“蚪,无角龙,俗作虬。”《禄山事迹》:帝尝夜宴禄山,禄山醉卧,化作一猪而龙头,左右遽言之。帝曰:“渠猪龙耳,无能为也。”天宝十四载,玄宗遣中使赍玺书召禄山曰:“与卿修得一汤沐,故令召卿,至十月朕于华清宫待卿。”十一月,禄山起兵反。

  飘飘青琐郎①,文采珊瑚钩②。浩歌《渌水》曲③,清绝听者愁④。

  (末赞郭诗,结出相和之意。听歌生愁,有感时事也。此章八句起,四句收,中二段各十四句。)

  ①【邵注】飘飘,俊逸貌。崔駰诗:“飘飘神举逞所欲。”《宫阙簿》:“青琐门在南宫。”《汉旧仪》:给事黄门侍郎,每日暮,向青琐门拜,谓之夕郎。②曹植《与吴质书》:“得所来讯,文彩委曲。”【赵注】珊瑚钩,出《纂异记》载嵩岳嫁女事云:周穆王把酒请王母歌,以珊瑚钩击杯而歌。师氏曰:珊瑚钩,言文章之可贵。【吴注】旧引萧诠诗“珠簾半上珊瑚钩”,与文彩二字不贯。《纂典》记相如见枚叔文,称曰:“如珊瑚之钩,璠玙之器,非世间寻常可见。”若公《八哀》诗《赠秘书监李公邕》“丰屋珊瑚钩”,则可引萧诠诗句矣。③《楚辞》:“临风恍兮浩歌。”《淮南子》:“手会《渌水》之趋。”马融《长笛赋》:“取度于《白雪》、《渌水》。”注云:“二曲名。”嵇康《琴赋》:“初涉《渌水》,中奏清徵。”《洛阳伽蓝记》:魏高阳王雍,有姬修容,能为《渌水歌》。【远注】“此用《渌水》,亦暗贴灵湫,如岑参《和雪后早朝》诗,用“仙郎歌白雪’,亦然。”④陆云《与兄书》:“昔日读《楚辞》,意大不爱,顷日视之,实自清绝。”卢元昌曰:十月,讥非时。浴日,讽亵尊。阆风广漠,刺荒游。改移窟宅,志变异。献币沉牛,明矫诬。虾蟆出,指禄山也。至尊笑,宠虾蟆也。王母不收,纵虾蟆也。考月中有金虾蟆,乃蚀月者。月为阴精,贵妃似之。禄山通宵禁中,是为虾蟆蚀月。玄宗以虾蟆忽之,竟为长虬难制。灵湫一篇,其曲突之讽欤。

  王嗣奭曰:禄山当如阴虫伏处,今一旦凭藉宠灵,窥窃神器,妄自意为天矫飞天之物,岂非虾蟆而黄虬,上下失位者乎?盖始终以虾蟆事为比也。
-----------仇兆鳌 《杜诗详注》-----------

[来源:http://www.010fl.com/shisheng/201903/20159.html ]
诗圣杜甫网
送何侍御归朝(李梓州泛舟筵
陪李梓州、王阆州、苏遂州、
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骊山
望兜率寺
醉时歌(赠广文馆博士郑虔)
与任城许主簿游南池(池在济
重题郑氏东亭(在新安界)
即事(一作天畔)
郪城西原送李判官兄、武判官
愁(强戏为吴体)
相关诗词
没有相关杜甫
诗词名人
 李白   杜甫
 苏轼   李清照
 林徽因   白居易
 李商隐   杜牧
 陆游   孟浩然
 刘禹锡   温庭筠
 王之涣   高适
 刘长卿   韦应物
 岑参   元稹
 李贺   张若虚
 王昌龄   张九龄
 陶渊明   欧阳修
 陈子昂   王维
 韩愈   柳宗元
 屈原   曹操
诗词鉴赏
SQL查询错误
Copyright 2012 © 诗词大全网(www.shicidaq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